新闻热点

法律制度

文献资料

观点理论

文选案例

港台现状

各国动态

回主页  


美国与欧洲的宗教文化差距 

联合早报

中国死刑观察(www.chinamonitor.org)   各国动态    转载


● 都人 

  欧洲的反美倾向,有着更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背景,并非单纯是布什政府上台后才出现的现象。 

  本文也指出,美国与欧洲社会之间存在的宗教文化差距,代表明确无误的社会长远发展趋向,对于欧美的共同“价值观”,将形成极大的挑战。 


  布什上台以来,美国与欧洲之间的政治差距有增无减,甚至可以说欧洲国家中存在一股日益强烈的反美潮流。美国最近在联合国失去人权委员会和国际麻醉药品管制局这两个委员会的席位,主要便是因为其欧洲“盟国”拆台。 

  对于欧洲的反美倾向,笔者无法同意某些论者的观点,认为这只是“和布什刚上台时,忽略和没有重视在欧洲先做政治铺垫有关”,或者“主要是源自于布什上台后的一连串外交活动所引发”。 

  布什上台后,在导弹防御系统计划、退出京都环保协议、美俄间谍战、中美军机相撞事件、金大中的“阳光政策”等等重大国际问题上,采取了一系列单方面强硬态度和措施,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加深了欧洲“盟邦”的不满。欧美矛盾,显然也受到冷战结束后两者地缘政治利益分道扬镳的推动。但是欧洲的反美倾向,还有更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背景,也并非单纯是布什政府上台后才出现的现象。 

  早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极重要的《外交事务》杂志就发表过欧洲政治人物的专论,讨论欧美矛盾的各自社会文化因素。去年克林顿政府末期,《华盛顿邮报》也刊登了一系列专评,揭露和分析欧洲公众日益严重的反美情绪及其社会政治背景。 

  就是布什在去年大选中的“险胜”本身,也代表了美、欧之间日益增大的政治文化或曰“意识形态”分歧:西欧三强目前形成了一个左翼“社会党轴心”(指英国的工党政府、法国的社会党政府、德国的社会民主党政府),使得美国的布什共和党保守政府,在西方世界成为一个处于极右端的“异数”。如果要引证意大利媒体巨头代表的中右势力在当前大选中获胜,那么必须指出:在欧盟各国中,以民众反美情绪强烈程度衡量,意大利仅次于希腊。 


社会价值观差距越来越大 


  上述政治现实,反映了欧美社会之间越来越大的社会价值观差距,就以死刑为例,欧盟各国均早已予以废止,欧洲公众因此对美国仍然热衷于“落后野蛮”的死刑制度,表示极大的不解和蔑视。正是在这一方面,布什在得州州长任上大量处决包括弱智者和未成年犯在内的死囚,在欧洲公众心目中更有“得州屠夫”之称。 

  如果说这些政治文化差别,与欧美各国当前各自的执政党和政府领导不无相关,因此并不体现特定的历史潮流,则笔者可以指出:美国与欧洲社会之间存在的宗教文化差距,却代表明确无误的社会长远发展趋向,对于欧美的共同“价值观”,将形成极大的挑战。 


美国保守宗教势力的上升 


  布什政府上台,代表美国保守宗教势力的上升,是不争的事实。前些时候,布什甚至破天荒地提出要教会和宗教组织参预政府的各种社会福利计划,直接挑战美国立国以来的政教分离传统。布什一上台便以反对堕胎为理由,取消克林顿政府资助国际计划生育组织的决定。美国国会近日又首次针对“伤害孕妇腹中胎儿”立法,识者纷纷认为是美国将进一步限制堕胎的先声。 

  布什政府的司法部长约翰·阿什克罗夫特是另一个典型。他出长司法部以后,居然每天清晨在部长办公室召集若干部下开展查经、祈祷会,成为近来华盛顿政治圈中一大新闻。 

  美国国内宗教影响上升,固然与布什共和党保守势力获得政权有关,但是这里反映的基本社会事实,是宗教和信仰上帝,在美国民众中仍然具有极大的支配性影响,基督教信仰仍然是美国社会和政治生活的极重要成分。据《华盛顿邮报》近来报道,95%的美国民众表示信仰上帝。与此形成尖锐对比的,是同一比例在西欧仅有50%! 

  事实是欧洲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个所谓“后基督教”的世俗社会。传统的基督教教义、组织和社会影响在整个欧洲日益衰弱,基督教作为支配世界几百年的西方文明的精神基础,却在西方世界的祖源地暨大本营之一的欧洲日渐没落,除了讽刺意义之外,对未来的世界局势发展,特别是欧美之间的离异,具有无法估量的潜在影响。 


基督教在欧洲前景悲观 


  1999年10月,罗马天主教廷在梵帝冈召开了第二次全欧主教会议。会议的《工作文件》(Instrumentum Laboris)对基督教在欧洲的前景,作出异常悲观的预测,其主要结论说:“欧洲正在经历一场渐进和深刻的非基督教化及异教化过程(paganisation)。” 

  个别国家如波兰除外,在欧洲各个地方,正式受基督教洗礼的人数急剧下降。《华盛顿邮报》记者近日目击报道:在闻名于世的英国国教大本营、可容一二千人的坎特伯雷大教堂,星期日早上的礼拜居然只见到寥寥13名信徒!欧洲教会机构和教士职业因后继乏人,面临“崩溃”的前景。除了公开的无神论者,各种混杂东西方思想和宗教的新潮宗派和异端,在欧洲如雨后春笋,而基督教机制和文化则“全面老化”。全欧主教会议《工作文件》甚至惊呼:“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已经被人遗忘。” 

  顺便指出,美国和欧洲之间在宗教信仰上这一尖锐差别,并不代表两者在公众道德上的优劣。事实上,美国不少道貌岸然的传教人士不断卷入性丑闻和其他劣行。就是最近因替苏联/俄国作间谍而被逮捕的前联邦调查局高级特工汉森,也以虔信基督教的面目出现。 

  尽管动辄高喊“上帝保佑美国”,美国的高犯罪率和“落后野蛮”的死刑制度,令对宗教日益冷淡的欧洲公众咋舌。此外,欧洲对穷国的援助,按公共开支比例远在美国之上。例如在“安乐死”等违背基督教教义的行为上特别“前卫”的北欧,挪威的人均对外援助竟然超过虔信上帝的美国十倍! 

  可以预计,上述欧美宗教文化差距,将深刻影响两者各自的价值观念,成为欧美离异的重要和长期的社会动因,不以执政党和政治领袖的变迁而消失。前几年,美国教授政客亨廷顿提出“文明冲突论”,要求欧美两方同舟共济,对付华夏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威胁”和挑战,就是基于欧美共属同一“基督教文明”这一前提。 

  如果欧洲在“世俗化”过程中越走越远,而美国社会则继续保持其宗教特性,则亨廷顿“欧美一心”战略设想的基本前提便大成疑问。在讨论未来世界的政治布局和地缘战略时,这是必须深思的题目。
 

 

发表你的观点

 


中国死刑观察                                                       http://www.chinamonitor.org 

回主页                                         版权声明 关于本站  联系本站   收藏本站  推荐本站 投票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