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法律制度

文献资料

观点理论

文选案例

港台现状

各国动态

回主页  


談日本法制史研究 ——以唐日律令比較研究為中心

1995年5月4日 報告人 楊永良
 

中国死刑观察 http://www.chinamonitor.org   各国动态    转载
站长注: 本文共有两处提到日本古代死刑制度:

1. "二 唐日律令之比較

一般而言,日本律的刑罰比唐律的刑罰來得寬大。特別是日本從奈良時代末期開始,就很少執行死刑。尤其是從弘仁年間(810~23)至保元年間(1156~58),有三百年的「廢除死刑」之記錄。關於此事,約有七種解釋,其中最有力的解釋是,當時的貴族迷信死亡的亡魂會來報復,所以朝廷盡量避免執行死刑。"

2. "三 唐日律令之比較

(一)日本律與唐律 日本律可以說是唐律的翻版,其正刑亦分為笞、杖、徒、死五種,稱為「五罪」(唐律是五刑)。與唐律不同的是,日本的「流」分為近、中、遠三等,並沒有具體的里程數,大部分都是流放於離島,很明顯這是參酌日本的固有法去修改的。一般而言,日本律的刑罰比唐律的刑罰來得寬大。由於唐律不大適合日本的國情,所以從平安中期以後,「檢非違使廳」即掌握司法的實權,他們並不按照律的條文去審判,犯罪大都由其判例「廳例」去處斷。「廳例」的特色是

(1)因事制宜,講究實用;

(2)比「律」的刑罰更寬大。

例如,據「律」,強盜十五端以上處絞罪;而「使廳例」則是不管強盜幾千端,都以未滿十五端論。又如竊盜未遂等輕罪,律處以笞杖;而「使廳例」則適當懲戒即予放免。 此外,日本從奈良時代末期開始,即很少執行死刑。尤其是從弘仁年間(約822年)至保元年間(1156~58),約有三百年「廢除死刑」之記錄。關於此事,約有五種解釋:

    1、日本人具溫和的國民性;

    2、朝廷的佛教政策,以及佛教的因果報應說;

    3、受到唐玄宗廢除死刑的影響;

    4、在日本固有法中,死刑與遠流幾乎沒有區別,而且日本自古以來,即認為「死」與「血」是一種  可怕的「污穢」,避之惟恐不及。

    5、平安時代盛行冤魂恐怖思想,當初平安城的建都以是受此思想所影響。

這五種學說當中,目前認為最有力的解釋是第五種,也就是當時的貴族迷信死亡的亡魂會來報復,所以朝廷盡量避免執行死刑。 "

 

壹 基本文獻

一 概論

    1 中田薰述,石井良助校訂《日本法制史講義》創文社,1983(非賣品)

    2 瀧川政次郎《日本法制史》(上、下)講談社學術文庫,1985(有斐閣, 1928)

    3 石井良助《日本法制史概要》創文社,1952

    4 大竹秀男、牧英正編《日本法制史》青林書院,1975

    5 牧英正、藤原明久編《日本法制史》青林書院,1993

二 史料

    1 《律》(《新訂增補國史大系》)吉川弘文館

    2 《令義解》(《新訂增補國史大系》)吉川弘文館

    3 《令集解》(《新訂增補國史大系》)吉川弘文館

    4 《延喜式》(《新訂增補國史大系》)吉川弘文館

    5 《類聚三代格》(《新訂增補國史大系》)吉川弘文館

    6 《律令》(《日本思想大系》3)岩波書店,1976

    7 《古事類苑》吉川弘文館

    8 砂川和義等〈大寶令復原研究NO現階段〉(《法制史研究》30)1981

    9 小林宏、高鹽博《日本律復原NO研究》國書刊行會,1984

    10 高鹽博《日本律NO基礎的研究》汲古書院,1987

    11 小林宏、嵐義人《律本文篇》上下卷(律令研究會編《譯註日本律令》第 二、三卷)

    12 水本浩典《律令註釋書NO系統的研究》塙書房,1991

三 日本律令及其註釋書的成立

    1 大寶律令:大寶元(701)年八月完成,702年十月施行。 大寶律,以永徽律(疏)為範本。大寶令以永徽令為範本。 大寶律令現已散失。

    2 養老律令:於養老二(718)年至五(721)年由藤原不比等為總裁 所撰定,三十九年後的天平勝寶九(757)年施行。 養老律,以永徽律(疏)為藍本。養老令除以永徽令為藍本 外,也可能參考開元三年令,或從永徽令至開元三年令之間其 他的令文。

    3 令義解:於天長十(833)年,由右大臣清原夏野等人奉敕撰上《令義 解》十卷,因以統一令文的解釋。此《令義解》於翌年施行。

    4 令集解:貞觀間(868以前)至延喜二(902)由明法博士惟宗直本 集諸說之大成,撰成《令集解》四十卷。集解中,引用許多令的 註釋書與學說,包括: 大寶令的註釋: 「古記」,約成立於738年左右。 養老令的註釋: 「令釋」(787~791) 「跡記」(~793)約與「令釋」同時期。 「穴記」(810~833) 「義解」(833) 「讚記」(850左右) 「朱說」(857~877以前?)

    5 《類聚三代格》:在弘仁(820)、貞觀(869~871)、延喜 (907~927)三代,曾將「格」、「式」做全面性的類聚編纂。現 在《類聚三代格》全二十卷中,僅存十七卷。

    6 《延喜式》全五十卷,於延喜二十一(921)年撰上,延長五(92 7)年奏進,康保四(967)年施行。其內容配列為:Ⅰ有關神衹官的 「式」、Ⅱ有關太政官的「式」、Ⅲ其他諸司的「式」、Ⅳ雜式。 7 《內裡式》三卷,弘仁12(821)年藤原冬嗣等撰,天長10(83 3)年清原夏野等修訂。 《內裡儀式》一卷,內容比《內裡式》還古。

    8 《儀式》十卷=貞觀儀式?,貞觀15~19年(873~7)成立,撰 者不明,細部經過追改。 ※所功《平安朝儀式書成立史NO研究》國書刊行會,1985

貳 日本律令的特點

一 大寶律令與養老律令的比較

日本大寶律令和養老律令之間,大體而言,並無甚大差異。玆就其相異之處略述於下:

「律」方面:

(一)養老律的文體比大寶律更完美,而且內容更適合日本國情。

(二)養老律採取寬刑主義,比大寶律所定的刑還輕。

「令」方面:

(一)養老令比大寶令更適合日本國情,而且從大寶令中刪除若干字句, 以求平易近人。

(二)兩者內容有顯著之差異。如財產繼承由嫡庶異分主義,更改為近於均分主義等。

二 唐日律令之比較

一般而言,日本律的刑罰比唐律的刑罰來得寬大。特別是日本從奈良時代末期開始,就很少執行死刑。尤其是從弘仁年間(810~23)至保元年間(1156~58),有三百年的「廢除死刑」之記錄。關於此事,約有七種解釋,其中最有力的解釋是,當時的貴族迷信死亡的亡魂會來報復,所以朝廷盡量避免執行死刑。 在財產繼承法方面,唐令、大寶令、養老令之間有重大的差異。依大寶令的規定,動產的一半及其他資產的全部,由嫡子來繼承。殘餘的一半財產才由庶子間來均分。這是極端的嫡庶異分主義。而唐令中,除食封是嫡庶異分主義外,其餘採取諸子均分主義。養老令則將大寶令的規定改為:嫡母、繼母、嫡子各二分,庶子一分,女子、妾各半分。 日本的「天皇」一詞,出於中國的「天皇、地皇、泰皇」三皇之一。此一稱號,原係於天武朝(673~685)時,為了和中國的「皇帝」相對抗而開始使用的,有可能受武則天時代的「天皇」「天后」稱號的影響。日本天皇與中國皇帝最大之差異如下:

(一)天皇具有「現人神」之濃厚宗教性質。

(二)自推古天皇(592年)之後,日本古代共出現六個女天皇。

(三)養老令中有「太上天皇」(退位之天皇)的規定,而唐令中則無。

(四)日本天皇的權限比唐朝的皇帝還小。

日本因為幅員遠比唐朝狹小,所以官制自然比唐朝簡單。其中央官制設有二官(神衹官、太政官)、八省、一台(彈正台)。神衹官類似唐代祠部的官,置於百官之首,顯示日本比唐還重視神事,可是實際並無多大權力。真正的政治中樞在大政官。

 


 

日本律令的繼受與實施

1995年7月31日 報告人:國立交通大學教授 楊永良

 


 

壹 唐律令的繼受

一 日本的律令法典

日本在大規模吸收唐律令之前(即在大寶養老律令制定之前),有兩次重要的令法典之編纂。一次是天智天皇即位元(668)年之《近江令》二十二卷,另一次是持統天皇三(689)年之《飛鳥淨御原令》二十二卷。然而因為文獻不足,今日我們無法詳知其制定經過與內容。 到了文武天皇四(700)年,日本開始以唐律令為藍本,著手編纂具有完整體系的成文法典,玆介紹如下:

    1 大寶律令: 大寶元(701)年八月完成,702年十月施行。大寶律,以永徽律(疏)為範本。大寶令以永徽令為範本。大寶律令現已散失,不過可從《令集解》中的「古記」(大寶令的註釋)來略推其內容。

    2 養老律令: 於養老二(718)年至五(721)年由藤原不比等為總裁所撰定,三十九年後的天平勝寶九(757)年施行。養老律,以永徽律(疏)為藍本,共五百條、十二篇。但現存的只有職制律與賊盜律的全部、名例律的前半、衛禁律的後半與鬥訟律的一部分。養老令除以永徽令為藍本外,也可能參考開元三年令,或從永徽令至開元三年令之間其他的令文。養老令還保留得很完整。

    3 《類聚三代格》:在弘仁(820)、貞觀(869~871)、延喜 (907~927)三代,曾將「格」、「式」做全面性的類聚編纂。現 在《類聚三代格》全二十卷中,僅存十七卷。

    4 《延喜式》全五十卷,於延喜二十一(921)年撰上,延長五(92 7)年奏進,康保四(967)年施行。其內容配列為:Ⅰ有關神衹官的 「式」、Ⅱ有關太政官的「式」、Ⅲ其他諸司的「式」、Ⅳ雜式。 5 《內裡式》三卷,弘仁12(821)年藤原冬嗣等撰,天長10(83 3)年清原夏野等修訂。 《內裡儀式》一卷,內容比《內裡式》還古。

    6 《儀式》十卷=貞觀儀式?,貞觀15~19年(873~7)成立,撰 者不明,細部經過追改。

二 日本律令的註釋書

1 令義解:於天長十(833)年,由右大臣清原夏野等人奉敕撰上《令義 解》十卷,因以統一令文的解釋。此《令義解》於翌年施行。

2 令集解:貞觀間(868以前)至延喜二(902)由明法博士惟宗直本 集諸說之大成,撰成《令集 解》四十卷。集解中,引用許多令的 註釋書與學說,包括: 大寶令的註釋: 「古記」,約成立於738年左右。 養老令的註釋: 「令釋」(787~791) 「跡記」(~793)約與「令釋」同時期。 「穴記」(810~833) 「義解」(833) 「讚記」(850左右) 「朱說」(857~877以前?)

貳 日本律令的施行

一 日本律令制度的虛實

日本的律令格式是否真正施行,是日本法制史上的大問題。律令格式的某個法律制度施行到何種程度,在此無法一一下結論,然而整體而言,在特定的時代,特定的地區,確實有某種程度的施行,這是毋庸置疑的。雖然當時的日本文化程度無法與唐並肩而論,但是日本受大陸文化的影響,卻淵源流長。所以唐朝的法律制度對當時的日本人而言,並非完全是陌生之物。 也有人認為律令施行的期間只有非常短暫,但其實這幾乎是成文法的命運,並非只有大寶令如此。也有人認為大寶令只在近畿地方施行,然而依據正倉院文書等史料,至少可以確認在某個時期確實施行於全日本。當然律令制度並非一下子立刻施行於日本全國,而是一部份一部份在幾個地區施行,然後拓展開來。換言之,律令格式從奈良朝到平安時代中期(702~927年),大致上可以說是施行了,尤其在仁明天皇時期(834~850)達到最高峰。 約935年之後,律令制度開始崩潰,可是並沒有完全廢絕,直到鎌倉、室町時代(1203~1491年)武士執政,律令仍在以公卿貴族貴族為主的朝廷這小範圍內施行。 至於說平安時代中葉之後,律令格式之法律為何會廢弛,其原因很多。一般認為最大的原因是,唐朝的衰亡、遣唐史的廢止等因素,導致外國的刺激減少,而相對的日本本國文化開始覺醒。平安中期,正是日本文化史上的重要時期,不管在任何方面都開始呈現日本化的傾向。到了平安末期,已經具備了驅逐這繼受法(律令)的力量。當時律令稱為「法意」,而習慣法稱為「行事」。 在「行事」法當中,特別重要的是「例」與「明法勘文」。所謂「例」即是臨時處分的詔、敕、官符(行政命令)、宣旨之類。本來斷獄律禁止引用「例」作為審判的根據,但若律令格式中沒有適當的條文,則這臨時處分可以當作先例來引用。「例」當中,影響後世最重大的是「檢非違使」(810~824年設置的令外之官,掌管京中的警察、訴訟、審判)的「流例」或「廳例」。 而所謂「明法勘文」,即是當時的明法家(法學家)引用律令格式之條文來解釋法律疑義的鑑定書,這也是平安時代的法源之一。例如平安時代末期編纂的《法曹至要抄》即記載一部分的「廳例」。 以上這兩個法源漸漸取代律令格式,到了平安末期,「檢非違使廳」的判例,已施行於日本全國。鎌倉時代初期成立的《貞永式目》,可說是將平安末期的「例」成文化的法典。

二 大寶律令與養老律令的比較

日本大寶律令和養老律令之間,並無重大的差異,然而細部的差異卻不少。當時的人將前者稱為古令、古律、前令、先律,後者稱為新令、今令、新律。玆就其相異之處略述於下: 「律」方面: 1 養老律的文體比大寶律更完美,而且內容更適合日本國情。 2 養老律採取寬刑主義,比大寶律所定的刑還輕。 「令」方面:

    1 養老令比大寶令更適合日本國情,而且從大寶令中刪除若干字句, 以求平易近人。

    2 兩者內容有顯著之差異。如財產繼承由嫡庶異分主義,更改為近於均分主義等。

三 唐日律令之比較

(一)日本律與唐律 日本律可以說是唐律的翻版,其正刑亦分為笞、杖、徒、死五種,稱為「五罪」(唐律是五刑)。與唐律不同的是,日本的「流」分為近、中、遠三等,並沒有具體的里程數,大部分都是流放於離島,很明顯這是參酌日本的固有法去修改的。一般而言,日本律的刑罰比唐律的刑罰來得寬大。由於唐律不大適合日本的國情,所以從平安中期以後,「檢非違使廳」即掌握司法的實權,他們並不按照律的條文去審判,犯罪大都由其判例「廳例」去處斷。「廳例」的特色是

(1)因事制宜,講究實用;

(2)比「律」的刑罰更寬大。

例如,據「律」,強盜十五端以上處絞罪;而「使廳例」則是不管強盜幾千端,都以未滿十五端論。又如竊盜未遂等輕罪,律處以笞杖;而「使廳例」則適當懲戒即予放免。 此外,日本從奈良時代末期開始,即很少執行死刑。尤其是從弘仁年間(約822年)至保元年間(1156~58),約有三百年「廢除死刑」之記錄。關於此事,約有五種解釋:

    1、日本人具溫和的國民性;

    2、朝廷的佛教政策,以及佛教的因果報應說;

    3、受到唐玄宗廢除死刑的影響;

    4、在日本固有法中,死刑與遠流幾乎沒有區別,而且日本自古以來,即認為「死」與「血」是一種  可怕的「污穢」,避之惟恐不及。

    5、平安時代盛行冤魂恐怖思想,當初平安城的建都以是受此思想所影響。

這五種學說當中,目前認為最有力的解釋是第五種,也就是當時的貴族迷信死亡的亡魂會來報復,所以朝廷盡量避免執行死刑。

(二)日本令的特色 雖然說日本律與唐律幾乎沒有兩樣,然而在「令」的方面變動就相當大。 譬如說,日本令中的「僧尼令」是唐令中所見不到的篇名。唐朝有管理道士僧尼的〈道僧格〉,而日本的立法人員將之編入「令」中。 又日本令中的「神衹令」乃模仿唐「祠令」而來,然而其相異處如下:

    1、「祠令」將祭祀分為天神的「祀」、地神的「祭」、人鬼的「享」、以及先聖先師的「釋奠」。  而「神衹令」只舉前二者,並將釋奠置於「學令」,而且幾乎沒有「祭」與「祀」的區別。

    2、「祠令」將每個祭祀的祭祀時節、對象、場所一一加以規定,而「神衹令」只規定祭祀的時節與  名稱,至於祭祀的對象為何則不明確。

    3、「祠令」中有動物犧牲的供奉,而「神衹令」則無。

    4、「神衹令」中有即位禮儀的規定,而「祠令」則無(據推測)。

    5、「神衹令」中有「大祓」的規定,「祠令」大概無此規定。

在財產繼承法方面,唐令、大寶令、養老令之間有重大的差異。依大寶令的規定,動產的一半及其他資產的全部,由嫡子來繼承。殘餘的一半財產才由庶子間來均分。這是極端的嫡庶異分主義。而唐令中,除食封是嫡庶異分主義外,其餘採取諸子均分主義。養老令則將大寶令的規定改為:嫡母、繼母、嫡子各二分,庶子一分,女子、妾各半分。 日本的婚姻法可以說是唐制的翻版,但其實際情形幾乎與法律條文無關。因為當時的平民與貴族都是以訪妻婚或取婿婚為主,和律令制的迎妻婚完全背道而馳。日本的戶令中也有「七出」的棄妻之制,可是奈良、平安時代的日本,被趕出家門的大都是男方。一般認為,日本之婚姻法之所以沒反應當時的民情,主要的原因是怕被唐朝認為是野蠻國。然而其婚姻法並非完全沒實效性,譬如《萬葉集》中就有長官引用離婚的條律訓誡其屬下之外遇。由此可見,日本除了意識到唐帝國的觀點外,也欲利用唐律令親屬法背後的「禮」,來建立社會秩序與教化。至於養老律中是否有「同姓不婚」的規定,目前還不得而知。 日本令中的統治組織 日本的「天皇」一詞,出於中國的「天皇、地皇、泰皇」三皇之一。此一稱號,原係於天武朝(673~685)時,為了和中國的「皇帝」相對抗而開始使用的,有可能受武則天時代的「天皇」「天后」稱號的影響。日本天皇與中國皇帝最大之差異如下:

    1 天皇具有「現人神」之濃厚宗教性質。

    2 自推古天皇(592年)之後,日本古代共出現六個女天皇。

    3 養老令中有「太上天皇」(退位之天皇)的規定,而唐令中則無。

    4 日本天皇的權限比唐朝的皇帝還小。

日本因為幅員遠比唐朝狹小,所以官制自然比唐朝簡單。其中央官制設有二官(神衹官、太政官)、八省(中務省、式部省、治部省、民部省、刑部省、大藏省、宮內省)、一台(彈正台)。神衹官類似唐代祠部的官,置於百官之首,顯示日本比唐還重視神事,可是實際並無多大權力。真正的政治中樞在大政官。神衹官掌管神衹祭祀、卜兆等事。 太政官「統理眾務、舉持綱目、總判庶事」,是國家的最高機關。簡言之,太政官集審查權、提議權、執行權於一身,因此比起權力分散、互相制衡的三省制擁有更大的權力。相對的,天皇的權限也就縮小。太政官制可以說是基於上古氏族共同執政的傳統而成立的。但我們也可發現朝鮮半島的新羅,在中央官制上也有和太政官甚為類似之處,而且有可以找到某些影響的關係。這太政官制後來演變成攝關政治,與幕府制。

四 日本的《儀式》

從「格」「式」的研究,可以知道歷史的動態和法令實際運用的情形。前面已介紹日本格式之編纂,此外相傳在編纂弘仁、貞觀、延喜三代格式的同時,另有三代的「儀式」也一併編纂。今本《儀式》一書,據所功博士的考證,約成立於873~7年。《儀式》相當於唐朝的《禮》,正如同《大唐開元禮》尚很少人研究,《儀式》一書的內容,最近數年才開始有人做全面性的研究。 《儀式》和《大唐開元禮》最大的差異,阪本太郎博士歸納如下:

    (一)《儀式》比唐禮精簡:《儀式》除把唐禮中日本所沒有的習俗刪除外,並把唐禮中重複的禮儀   合併為一。

    (二)儀禮的配列不同:唐禮把禮分為吉禮、賓禮、軍禮、嘉禮、凶禮,並依此五禮順序編纂。而日    本的《儀式》則依

      1、神衹祭祀;

      2、與天皇、皇后、皇太子有密切關係者;

      3、恆例的年中行事;

      4、臨時之禮儀,之順序排列。

參 融合法時代

從鎌倉幕府開府(1203年)到明治維新(1868年)將近七百年是武士掌權的時代。這段期間,不僅是中國繼受法律令格式與重新復活的日本固有法融合的時代。也是發展於寺院內的「寺院法」與發展於莊園內的「莊園法」等習慣法融合為一的時代。 在這個時代初期,在朝廷的勢力範圍內施行律令法;在幕府的勢力範圍內。則施行重新復活的固有法--所謂的「武家法」;在寺院的勢力範圍內,則施行「寺院法」;在公卿貴族勢力範圍內的莊園,則實施「莊園法」,所以可以說是各個法系呈現割據的局面。 及足利尊氏建立室町幕府(1336年),擴張其統治範圍,各法系互相影響,而統一成「武家法」。唯有「寺院法」至江戶時代仍保持其獨立,然而其實施的範圍僅限定於寺院,而且僅限定於特別的人及事項,所以並沒破壞整體法律的統一。 瀧川政次郎又將這段期間分為三個時代:

    一 式目時代(1203~1466年) 這個時代,《御成敗式目》(又稱《貞永式目》,1232年成立)及其追加法成為一般人法律的基準。

    二 分國法時代(1467年~1615年) 自從1467年之後,幕府權威掃地,諸國的「守護」不遵守將軍的命令,各自於其分國內,頒布其自己的法制,儼然成為獨立國。最有名的有伊達氏的《塵芥集》、大內家的《壁書》、武田信玄的《甲州法度之次第》、長曾我部元親的《百箇條》等。這些法典都是以《貞永式目》為藍本加以修改而成的。

    三 定書時代,又稱幕藩法時代(1615年~1868年) 這個時代雖然每個「藩」都有自己的「藩法」,然而自從江戶幕府制定《武家諸法度》(1615年)之後,規定必須遵照江戶幕府的法令去制定「藩法」,所以諸「藩法」即失去其特色。同年又制定《公事方御定書》施行於全國,而成為與《律令》、《御成敗式目》鼎足而立的日本三大法典。

肆 明清律的繼受與施行

江戶幕府編纂刑法典之後,各藩都身受其刺激,開始編纂其各自的刑法典。這些法典可以分為兩個系統:

    1、以幕府的《公事方御定書》為藍本的系統;

    2、以明清律為範本的系統。

大部分的藩都是屬於第一個系統,屬於明清律系統的有熊本藩的《御刑法草書》、新發田藩的《新律》、會津藩的《刑則》、弘前藩的《御刑法牒》、和歌山藩的《國律》五種。 明清律系統的法典優於御定書系統的地方有兩點:

    第一、從體系來看,將相當於總則的名例律置於首部,以下以各犯罪類型來分類編列,在法典編纂技術上具有相當高程度的論理性。

    第二、從刑罰理念看來,此類法典廢除放逐刑,而改採用立足於新教育刑思想的徒刑。

在體系上最接近明清律的是和歌山藩與熊本藩。而在廢除放逐刑,改採徒刑方面,則有熊本藩與會津藩。有的藩,雖然沒有編纂刑法典,但到後來也採用徒刑。 熊本藩是日本全國最早(1754年)採用徒刑者。其《御刑法草書》所採用的刑罰體系為,笞刑10~100,分為十等;徒刑一年~三年,分為五等,配合笞60~100;再上面是刺青、徒刑、笞刑的混合刑八等;死刑則分為五等。舊刑罰除了死刑外,其餘皆為放逐刑。其徒刑相當耗費時間與金錢,刑期屆滿之後,還要支付金錢津貼與建屋之竹木材料以供其回歸社會,以當時而言,可說是照顧得十分周到的制度。

主要參考書目:

    1 中田薰述,石井良助校訂《日本法制史講義》創文社,1983(非賣品)

    2 瀧川政次郎《日本法制史》(上、下)講談社學術文庫,1985(有斐閣, 1928)

    3 石井良助《日本法制史概要》創文社,1952

    4 大竹秀男、牧英正編《日本法制史》青林書院,1975

    5 牧英正、藤原明久編《日本法制史》青林書院,1993

    6 《律令》(《日本思想大系》3)岩波書店,1976

 

 

发表你的观点

 


中国死刑观察                                                       http://www.chinamonitor.org 

回主页                                         版权声明 关于本站  联系本站   收藏本站  推荐本站 投票结果